公子齐

国王与镜妖-2

  “小妖怪,替孤更衣”

  “小妖怪,把葡萄剥了”

  “小妖怪,给孤捶捶腿”

  “小妖怪,跪下”

  “小妖怪,替孤临幸糖贵妃”

  “够了!修川地藏,你是在耍我吗?其他的我都可以忍,这临幸贵妃算怎么回事?啊?”一脚踹翻桌子的银尘瞬身来到修川地藏面前。

  “我是在关心你啊,看你整天寡淡的样子,怕你寂寞嘛,怎么不喜欢啊~冰糖可是孤这后宫里最漂亮的女人了,不满意?眼光这么高啊,说吧想要谁,孤...通通赏赐给你。哈哈”秀眉紧蹙,满含诚意的桃花眼,一眨一眨的。左手扶额,俨然一副伤脑筋的样子。

  “你...,呸,若不是看在你这张和我一般无二的脸,我早就一脚踢死你。我告诉你,我有名字,不叫小妖怪。还有,你一个堂堂帝王你这都许了些什么愿望啊,让我给你,给你磨墨,给你更衣、给你剥葡萄皮给你捶腿,你把我当成太监吗?我好歹也是临界七度王爵,我不要面子的吗?修川地藏不要欺人太甚好不好。”银尘从来没有这么生气过,什么修养、什么处变不惊`什么高冷面瘫脸,都见鬼去吧,银尘气得浑身发抖,恨不得掐死对方,在回临界领罪。

  “不要那么激动,你看你,唉,孤也是一番好意,你还这般不领情。若是换做别人磕头跪谢天恩都算轻的。”修川地藏一边说一边玩起了银尘的头发,一边一步步向前迫使银尘后退。

  “修川地藏,你到底要干嘛?”退无可退的银尘只好坐在榻上强装镇定。

  “……”修川地藏俯下身仔细的瞧着银尘

  “照镜子啊,别看了,有话就说”被修川地藏看的有些发毛

 “要不我替爱妃……”

  

  

  

  【完】


【爵迹同人-ooc】

 兔子就吃窝边草(上)


 地源位于奥丁大陆最西面,疆域最广但是人均居住面积嘛,却是四个邦域最少的,其原因在于全国百分之五十都被赤沙所覆盖。正所谓赤沙一过寸草不生啊~,据天阁“可靠”情报,在地源发现了银尘的灵魂碎片,吉美和麒零就踏上了这片-神秘国度。

  用一种天赋来形容沙漠的话那就是【窒息】,延绵万里的沙海窒息般的热浪滚滚而来,瞬间抽走你身体所有水分,在绝望和恐惧中一点一点的化为干尸。

  “太热了,不行了,吉美王爵你还好吧!我是不行了。”烈日下被烤的昏昏沉沉的麒零迈着虚浮的脚步一脸的悲苦。

 吉美并没有回答麒零,只是笑了笑,继续往前走依旧风姿绰约。

  “简直就是个变态啊,他是人吗?不特么热吗?走了那么久不累啊!喂,喝口水的功夫都不给我。果然一度王爵都是怪物。”小声嘀咕的麒零抱怨着对吉美的不满,但身体还是老实的跟上吉美的步伐。

  走在前面的吉美回头看着身后的孩子,不禁笑出了声,耷拉着脑袋,两眼无神,脚步虚浮,一副马上就要倒下的样子,回想这一路上,一直叨叨不停大惊小怪的麒零。就像回到了曾经的美好时光,安静的东赫,皮猴的格兰仕还有单纯的有点中二的银尘,打打闹闹的,虽然吵人却很美好,只是那也只能是曾经罢了。

  不经意间抬头的麒零,看见浑身笼罩着悲伤气息的吉美,不禁多看了几眼,在麒零眼中,吉美是强大的、睿智的、不可侵犯的神。可是在这几个月的相处中麒零发现神也会受伤、也会大笑、也会捉弄人,也会孤独悲伤。原来神也是人啊。

  “那个...嗯...吉美王爵,我们什么时候才能走出这里啊,这地都烫脚。”麒零挠着头一脸的纠结,原是想着安慰吉美的。结果一开口就变成了这样,唉!面对吉美麒零还是有点拘束。

  “你很热吗?麒零”吉美一脸温柔的看向麒零

  “都快热成狗了”麒零说着就一屁股坐在地上

  “哇⊙∀⊙!,烫,烫,烫死我了”刚坐下的麒零蹭的一下跳了起来,捂着屁股,噘着嘴一脸委屈。

  吉美看着大刺刺的麒零,竟伸手捏了麒零那有些圆润的脸,笑的一脸宠溺“你忘了我们是水源灵术师吗?”

  “对呀我怎么没想到啊!”恍然大悟的麒零一啪大腿瞬间来了精神。

  “哇~呀呀~,呔!小子过路的吧,碰上本大爷算你俩有福,瞅瞅,这一尺二寸长的大刀没,识相的赶紧把钱财都拿出来,不然...哼哼。老子活剐了你俩。”说话的是一个看上去怪异的矮子,怎么形容呢?穿着肥大的衣服本身就矮再穿的不合适活脱脱一麻袋成精啊!一张秃顶的国字脸,八字眉、雌雄眼、蒜头鼻子蛤蟆嘴、一对兔牙还沾着菜叶子,最特别的就是这一脸的麻子,大麻子套小麻子小麻子再生两个麻子仔,密密麻麻蹭蹭叠叠。不是脸长麻子而是麻子上长了一张脸啊!更搞笑的是,明明秃顶可是两边头发长的很,扎着丸子头,说话间摇头晃脑的好似两个拨浪鼓,真是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啊!

  “我说大哥,你没病吧,打劫,呵呵”麒零一脸的不屑。

  “小子行,有你的,看老子一会儿怎么收拾你”说着走近了几步,一双浑浊的小眼贪图的把吉美从上到下看了个遍。砸吧嘴,搓搓手,一脸的淫笑流口水。

  “这位小美人,你这小模样长的真是带劲,大爷我喜欢,要不...从了我算了,今晚让爷好好疼疼你”说完就飞扑作势要抱住吉美...


风与棋子

  “你是...麒零”

  “是啊”

  “你是神仙吗?”明明刚才还是镜子的怎么就突然变成金发美男呢?麒零的内心是崩溃的。

  “算是吧!我是一度王爵吉美,你是我的契约者,我会无条件的满足你任何愿望。那么说出你的愿望吧!”

  我叫吉美,是临界的一度王爵,奉原始天妖之命下届寻找契约者并完成他的一切梦想,且陪伴一生,原本已经和漆拉说好一起去北之森林看极光的,谁承想,银尘这孩子撞破了天妖和天帝的约会,所以一日为师终身为父,这个锅我不背谁背。只是我有一次食言了……

  “爹,娘你们快来看,神仙哥哥,来了,你们”兴奋过头的麒零大声嚷嚷着试图叫醒所有人。

  “嘘……,不可的,我只有你看得见,而且这个契约只有你我二人知道,告诉第三个人就不灵了,听懂了吗?”我急忙制止了麒零的喊叫,这孩子嗓门可真大,震得脑仁都疼。

  “那神仙哥哥我可以叫你...吉美吗?什么愿望都可以吗?”麒零闪着大眼睛一脸的天真

  “可以,任何愿望都可以。”如此可爱的孩子我想以后的日子应该不会难过吧!只是,漆拉我有点想你了。

  春去秋来,园中的桂花开了一季又一季。

  坐在院中的麒零正拿着吉美送他风津细细的看着,突然间一个黑袍男子出现在麒零的面前,吓得麒零手一抖把风津丢了出去。

  “风津,吉美送你的。”巨大的兜帽下传出好听的声音。

  “啊,啊”

  “漆拉,你怎么来了”我有点不敢确定,站在院中的人就是漆拉,他不是和铂伊司去完成百年任务了吗?不至于这么快吧!

  “怎么了,不认识我了吗?吉美。”漆拉放下兜帽露出了那张倾城的脸。笑的一脸温柔。

  “怎么会呢,我还欠你一次约会呢!”看着漆拉一步一步的朝我走来,那张我画了无数次的脸,依旧笑如春风,显然这不是梦。

  “任务难度太大,所以天妖提前调我和铂伊司回来。见你没回来,便下届寻你。给你个惊喜。”漆拉环住吉美的腰头贴在吉美胸口听着熟悉的心跳声缓缓的闭上眼。

  我回抱着漆拉,贪恋他独有的味道,私心想着,此后经年有你陪伴……真好

  

  完


国王与镜妖

  “魔镜魔镜告诉孤,谁是这世上最伟大的君王。”

  “我说,你一天问十八遍,烦不烦”

 “回答孤”

  “你,行了吧,修川地藏是奥丁大陆最伟大的君王!满意了吧!”气急败坏的魔镜,竟然化成了人形,一脸愤恨的望着眼前这位衣衫不整的君王。

  “喔,啊啊,妖怪啊,镜子成精了,来人护驾。”慵懒的声线,玩味的眼神,邪邪的笑容,半敞的衣襟露出精壮的胸膛,斜靠在榻上。这就是奥汀大陆的统治者-修川地藏。

  真是白瞎了一副好皮囊,就这做派哪像一位帝王简直就是楚官的怜怜才是。哎呀,谁让我倒霉摊上这么个契约者,唉!银尘一脸的生无可恋。

  哦,还没自我介绍,我叫银尘,七度王爵银尘,奉原始天妖之命,下届寻找契约者完成他的愿望并且陪伴一生。原本我的契约者是一名叫麒零的官二代,典型的地主家傻儿子,单纯、阳光、可爱。我猜这孩子的愿望应该不会很复杂,人类的寿命短暂一辈子一晃就过去了,很快就会完成任务。一次意外让我和吉美王爵互换了契约者,我的悲剧就这样开始了...

  看着眼前愣神的“镜妖”,修川地藏有些恼怒,还没有人敢无视、敢忤逆、敢一次次的挑战皇权。

  “小妖怪,在想什么?”语气中透露着不满

  “不知陛下唤我前来所谓何事?还有我叫银尘,或者陛下可以叫我七度王爵,不要叫我小妖怪,我不是妖怪!”说了这么多,觉得有些渴,便煮了壶茶自顾自的喝了起来,下届值得我留恋的大概也就只有这口中的香茗了。

  “小妖怪~,哼,孤记得你在跟孤缔结契约之时,曾说过,满足孤的一切愿望。”修川地藏那双如深潭一样的双眼紧紧盯着银尘,慢慢起身走到银尘身前,居高临下俯视银尘。

  “修川地藏...,说了不是妖怪,不是。好吧,随你便吧!”又气又恼又委屈的样子被修川地藏看在眼里。“我说过了,无论多少要求,无论什么愿望我都会帮你实现。”

  “既然这样...那孤~就不客气了。”俯下身吻上银尘的唇……

  

  【完】

  

  

  Ps:赌约产物,纯ooc,呵呵😄


【爵迹临界天下同人文】

 终章


“蓁蓁啊蓁蓁,我该说你什么好呢?这藏东西的本事可谓一流啊!”一身白衣的少年突然出现在庭院,缓步的走向蓁蓁,明明春风细雨般的语调又带着几分薄怒。

 “铂伊司”蓁蓁惊叫到

  是啊,来的人,正是风源的一度王爵铂伊司,他很漂亮,应该说是非常的漂亮才对。风源人特有的一头银色长发,柔软稀碎的刘海遮住了额前那颗黑色宝石,一双美丽的眼睛如水般清澈,漂亮的鼻子和总是浅笑的两片薄唇。看起来就像十五六岁少年一样。银色的头发配上白色的披风一切都是那么完美。正一步一步的朝蓁蓁走去,漂亮的眼睛里含着淡淡的杀气。

 吉美一把拽过蓁蓁将她挡在在身后,对上铂伊司那双漂亮的眼睛。

  “小吉啊,我真的不明白,为什么你看我的眼神总是充满敌意呢?”一脸无辜的帕伊司在离吉美一步的位置停下了。歪着头看着吉美像是等待答案。

  显然吉美并不想回答这个问题,依旧一脸敌意的看着铂伊司。倒是蓁蓁握住了吉美的手探出头弱弱的说“你、你怎么会来?还有你为什么要解除吉美哥哥的浸染,你到底想干嘛?”说完之后怂怂的退了回去,只敢露出双眼。

  “哈哈哈,蓁蓁啊你这身打扮可真是……该不会掉染缸里了吧!这要是让灵均看见非笑死不可,他那张损嘴啊,绝对能怼的你拔剑自刎。”

  “你来这里,有什么事吗?铂伊司”吉美的声音依旧那么温和只是没有了平时的笑意。

  “不管你信不信,我不是故意解除精神浸染的,那是个意外。你毕竟是灵均的使徒,他不在了,我替他照顾你,也是无可厚非的啊!”说话间还冲吉美眨了眨眼,再配上人畜无害的笑容,真是赏心悦目。

  “真是让你费心了,不过,我现在很好,有蓁蓁有使徒。”说到使徒时吉美下意识的侧头看了一眼银尘。

  “也是,白银祭司已死,你也重回自由,水源一度王爵也不是浪得虚名。”铂伊司说着竟然走到了银尘身前,仔细的瞧着。

  “像,太像了,几乎一模一样,你说是吗?小吉。”

  “不过似乎还差点什么?”伸出手在银尘的眼角处轻点了一下。

  “你谁啊,不许碰我王爵。”麒零一脸的不乐意,想伸手排掉铂伊司触摸银尘的那只手。

  铂伊司摇了摇头,叹着气说到“麒零我们又见面了,不过看起来你已经被水源的人养废了。”

  “你什么意思啊,你谁啊?我家不欢迎你,赶紧走。”瞬间炸毛的麒零,指着铂伊司怒道。

  “家?算起来风源才是你的家。”不嫌事大的铂伊司依旧笑着说。

  “什么?你这人有有病吧,你说清楚,我怎么...”看着铂伊司那张笑的有点欠揍的脸,麒零气到跳脚。

  “麒零,够了,他是风源的一度王爵铂伊司,麒零你身为水源的七度王爵,不能没有礼貌,他不但是客人还代表着风源。”吉美回过身说教着麒零,但是双眼却看向拽着麒零的银尘口中轻轻的呢喃“确实很像,但,终究不是。”

  铂伊司对吉美笑笑“这扇舞一向是两个人一起跳的。又怎么能少一人呢。”说着,铂伊司晃晃手中玉扇,那扇子和戦魂竟有几分相似。

  在蓁蓁悠扬的琴声和熟悉的旋律中,随着舞步伴着歌声,吉美一点一点的找回了曾经感觉。这两人从未一起跳过,但是跳起来却像是已经搭档了很久的舞伴一样,每一节每一拍甚至是对唱都是那么完美。大家惊讶于吉美这个人到底还有什么隐藏的技能,这婉转的歌声,这复杂多变的舞步,简直无法形容的美,看他们如痴如醉。

  渐入佳境的吉美,随着歌声眼前一幕幕的闪过那段幸福的时光。

 一撇一捺一长一短都是你

  “你叫,吉...吉...吉什么来着?”

  “吉尔伽美什”

  “噗,哪个蠢货给你起了这么拗口的名字,真是难听死啦!”

  “……”

  “打今儿起,吉美就是你的名字,我就是你的王爵。”

  灵均闭着眼躺在树杈上,慵懒的说着。

  一颦一笑一言一行都是梦境

  “把衣服脱了,下去。”

  “啊?不要。”看着冒着热气的温泉,吉美坚定的说着。

  “看来不是个乖宝宝啊,你不听话王爵会伤心的。”

  那一双如墨一般的黑瞳溢满了泪水,双手放在胸口,一副委屈的小媳妇模样看着吉美。啪,一声响指,吉美的衣服瞬间消失,傻掉的吉美被王爵无情的踹进了水里。被呛了几口水的吉美挣扎的浮出水面,看到安岸上笑的花枝乱颤的某人,不知是被气的还是被水呛的满脸通红。某人不知何时也脱了衣服下了水,原本黑色长发瞬间变成银色,散在水中,随着波动闪着银光。如红宝石一般闪烁的双瞳早已替代了原来的黑色眸子。如玉一般雕刻而成的身体,宽阔的胸膛,结实的腹肌,让人看着就脸红的人鱼线,在一个九岁的孩子眼里并不完全明白什么是完美身材 ,但是眼前的这副身子应该是极好的吧!灵均走到吉美身前,修长的手指挑起吉美下巴望像自己。

  “我好看吗?”灵均的脸在雾气中若隐若现,一头银发不时的闪着银光,琉璃一样红色双眼玩味的看着吉美,水润的薄唇一张一合。

  这样如妖一般的男子,看的吉美说不出话来,下意识的点点头。灵均笑的更欢了。手指轻点吉美额头,“小东西~”

  “接下来要做的就是王爵和使徒的第一条法则,赐印!”

  接下来的事情吉美记得不大清楚了,依稀记得一股魂力排山倒海般源源不断的被注入自己体内,还有就是那双红色的眼睛一直温柔的注视着自己。

  这一悲一喜一醉一醒生生不息

  “王爵,在酒窖里发现的,这猫好像喝醉了”吉美拎着白猫大步走到灵均身前,便将那猫扔到桌上,自己挨着灵均坐下接过蓁蓁一下没一下的摸着。

  “这是上古四大魂兽之首-自由,哼,哎呀,这小贼没少偷喝我的酒,所以啊,我就在酒里加了一味药,没想到这么快就抓到了。”灵均正在看着一本古卷,慢吞吞的说。

  “小吉,这是会生锁链捆住那只猫倒挂在树上,明天有好戏看。”灵均拿出魂器递给吉美,双眼依旧盯着古卷。

  “哦,知道了,王爵。”吉美低着头接过,有点沮丧。

  可能是感应到自家使徒的小情绪,灵均放下古卷,一把抓住刚起身的吉美,由于重心不稳,一下子跌在灵均怀里,欲起身的吉美正对上灵均那双温柔的眼睛,红色的眸子倒映出自己的脸。吉美私心想着,“现在王爵的眼里就只有我了。呵呵,不对不对,我在想什么啊!”看着自家使徒一会儿傻笑一会儿摇头的,煞是可爱,灵均伸出手捏了一下吉美的鼻子,“小东西,在想什么呢?正为刚才可怕的想法懊恼的吉美,没有听到王爵的问话。

  “现在学会,无视王爵了吗?小吉,啊,呀呀,我这个王爵当的太失败了。”灵均说着竟然哭了起来,泪珠就像断了线似的一滴滴的落在了吉美的脸上,才回神的吉美,不知所措的也跟着哭了。

  “灵均~我没有,我没有不听话, 只是,只是,我……”吉美即委屈又自责。

  “哈哈哈,被骗了吧!真是单纯啊,我的演技是不是越来越好了,哈哈”

 “……”

 “小吉啊,你怎么这么可爱呢?”灵均双手捏着吉美的脸来回的晃。

  “你都十七岁的人了,还那么天真,唉,我以后要是死了,你可怎么活啊,哈哈。依你这性子会被清风明月那俩猴,欺负死死的!到时候我估计会被你气活也说不定。”

  “灵均,你真是越说越过分了,我告诉你,你死了,我高兴还来不急呢,哼!”气急了的吉美踹门而出。

  “哎,小吉”

  “又干嘛,唔”一只毛茸茸的东西直直的砸到脸上。

  “记得绑紧一点”某人欠扁的提醒着

  “灵均!!!啊~”被气的发疯的吉美也只是嘴上说说,还是认命的挂自由去了。

  “啊~,是谁敢暗算老子,这身体是怎么回事啊?”

  天微亮,吉美就被这惨叫声惊醒,感觉王爵在院中,便风一般刮到院里,可是眼前的景象又有点太……,一个赤身裸体的少年被到吊在树上,碧绿的双眼满是愤怒,挣扎着想解开锁链。手不闲着嘴就更不闲着了。

  “灵均,你个王八蛋,是不是你干的,你这个变态,你,赶紧给老子放下来。等着啊,等老子恢复灵力的,老子生撕了你。”

  树下的灵均一改往日骚包一样的大红袍,竟然穿起了白衣,梳起了马尾,额前的碎发被微风吹的有些凌乱,靠在树上,眯着双眼看着那赤裸的少年。

  “你倒是说句话啊,赶紧解开,靠,你要是不给我解开,小心老子骂死你,信不。好好好,灵均老子诅咒你不得好死。赶紧放我下来,你个妖精,变态不要脸。”气急败坏的少年,发现无论自己怎么骂,灵均都是一副看戏的表情,真真的是气死喵了。

  “你起来了,小吉”

  “嗯,这个人,是……那只猫?”

  “嗯”

  吉美不禁多看几眼,那少年有着银白短发,圆圆的脸还带一点婴儿肥,水汪汪的绿色大眼睛,长长的睫毛忽闪忽闪的,可爱极了,但是吧,可这嘴里说这些不堪入耳的脏话,还敢诅咒王爵,可真是胆大妄为。一个响指,便冻住了自由的嘴。

  “你这个小贼,偷喝我家酒,罚了你,你还不服,在这骂人是何道理。你这个畜生,我王爵的名讳岂是你配叫的。”

  灵均看着,一脸的幽怨,满嘴的冰渣还在呜呜叫着,身体不断扭曲着的自由。上古神兽之首何时如此狼狈过,谁让你偷酒还不给钱,蛮横无理还骂人,真是活该!

  吉美的表现到是出乎灵均的意料,这小子是在维护我吗?不过这乱糟糟的发型和着松垮的衣服赤着脚踩在湿滑的地面上。到让灵均觉得有些刺眼,他走到吉美身边,一把抱起吉美往屋里走去。吉美被王爵的突如一抱惊住了,反应过来后,整张脸瞬间红的像个番茄,脸颊热辣无比。一双无处安放的手只能紧紧的抓住王爵的衣襟,像个鹌鹑一样把自己埋在王爵的怀里。

  徒留身后的自由无助的呜呜呜……

  一宸一夕一生一世坠落像星陨,原本悠扬的歌声渐渐的带着哭腔。

  “别跑,站住,色胚子,站住。小小年纪不学好偷看女澡堂。看我逮住你不打死你。”小漆拉正被这群恶徒追赶,慌不择路的连载了好几个跟头,连天赋都忘了用,亏的吉美及时赶到,要不今天漆拉就交代了。

  “灵均,太过分了,你怎么能怂恿漆拉去偷看女澡堂呢?被发现竟然自己跑了把漆拉留在那。不觉得愧疚吗?”吉美生气了,是的,非常的生气。漆拉的到来给了吉美不一样的感觉,有了朋友的吉美多了几分少年气,每天和漆拉同吃同睡,一同修炼,一起玩耍每天过得开心极了。

  “漆拉,你为什么不用天赋呢?”说着灵均放下书,认真的看着漆拉。

  “对不起,我...我...我害怕,怕极了,看到他们凶神恶煞的样子就害怕,吓得腿都软了。”漆拉低着头无力的说。是啊自己太过胆小了根本就不配成为一度王爵。

  “不,漆拉我觉得你很勇敢的,天赋也好厉害的,真的,要相信自己。”吉美赶忙安慰漆拉,还不忘恶狠狠的蹬了某人一眼。

“真的吗?”漆拉感激的望着吉美。

  “嗯,是的,我很羡慕你的天赋,比我的好多了。”吉美一边帮漆拉拿掉头上的鸡蛋壳和菜叶子一边羡慕的说。

  灵均有点无奈的看着两个孩子,一个太过善良,一个又过于软弱,以后要面对可就不是这些普通的人了,灵术师的对决一个错误瞬间便会使你灰飞烟灭,这残酷的事实我该怎么让你们明白啊!

  “我饿了,吃饭吧,我要吃雷恩的水盆羊肉,和帝都的水晶肘子还有...福灵镇的冰糖葫芦,火晶柿子。”灵均欠扁的声音不合时宜的响起。

  “哦,我知道了,灵均王爵,我马上换件衣服就去。”漆拉乖巧的应着

  “还有,小吉,今儿我要吃麻辣兔头,多做点啊!乖啦。”起身摸了摸吉美的头。结果被吉美一把打掉。也不在意,走进卧室“饭好了叫我啊,先睡了。”

  “脸皮真厚”说完,牵起漆拉得手朝外走去

  一草一叶一木一花看每个生命

  池塘边的柳树上,几只知了在声嘶力竭的叫着,吉美在修炼灵术,一个被水球包裹着的火焰浮在半空中。漆拉坐在旁边一脸的羡慕。突然,水球变成了冰砸到了地上,周围瞬间被冰雪所覆盖,吉美赶忙将漆拉护在身后警惕的看着来人,那个人一身黑色斗篷大大的兜帽遮住了整张脸,浑身散发着危险的气息。

  “小吉,有客人来了,今天的麻辣兔头要多做一点,记得少放辣。快去吧!”

  吉美望着望灵均,想说什么,最后还是听话的拉着漆拉离开了,不放心的回头忘了一眼,他的王爵淡淡的冲他笑,看到王爵的笑容吉美不安的心里平静了不少,拉着漆拉快步的离开了。

  “吉尔伽美什,过来”灵均难得正经的说

  “王爵,你叫我?”手里抓着兔子的吉美有点诧异,王爵不喜欢这个名字的,怎么突然……

  胡思乱想的吉美没有发现晕倒的漆拉和站在身前的灵均。灵均双手抓住吉美的肩膀,温柔的说“再过两日就是你十八岁的生辰,我送你一个礼物。”

  “王爵,怎么突然说这个了,客人走了吗?”吉美一脸的疑惑。

  灵均抬头望着天空,“是啊,他回去了。”

  灵均抚摸着吉美的眉眼,伸手将吉美抱在怀里“吉尔伽美什,以后我不在你身边要好好的照顾自己,将来你会有更多的朋友,有属于自己的使徒,会幸福的过完这一生。记住千万不要相信任何人,听懂了吗。”

  “灵均,你要离开吗?你去哪里啊,你不要我了吗?。”吉美有些急了,挣脱了怀抱满眼的泪水看着灵均。这是他最后一次见到灵均了。

  一针一线一刀一枪似入骨的烙印,猜不透的玄机。跪坐在地上的吉美唱完了最后一句,缓缓的抬头望向天空。彼时的月亮也是又大又圆,灵均总会座在门口嘲笑他的舞姿是多么的难看,像一只蛞蝓一样扭动着肥硕的身子,简直有辱师门。恍惚间又看到了那个人,依旧银发红衣,红宝石般的眼睛温柔的看着自己,眼角的泪痣,红润上扬的嘴角。吉美鬼使神差的向幻影伸出手,“灵均,王爵,带我走还不好,不要丢下我一个人,我不要什么朋友也不要使徒,我只要你啊!”

  在麒零看来,在强大的人也会有柔软的一面,就像眼前的吉美王爵,跪在地上的吉美浑身散发着绝望的味道,就像自己曾经失去银尘一样,不,甚至比那时‏‏‏‫‫‏‫‏‌‪⁠‌‪‫‎‭​‭‏‫‬‪‏‏的自己还要绝望。麒零哪里知道被自己王爵亲自精神浸染什么体验。

  吉美紧握戦魂,这是灵均唯一的遗物,也是吉美唯一的念想。蓁蓁,我知道你没有告诉我实情,我知道你为我好,但是我长大了,不再是雾隐绿岛的小吉了,更不是心怀天下的一度王爵,我是王爵的吉尔伽美什,我一定会找出真相,哪怕颠覆大陆哪怕血流成河,我也...在所不惜……


 

  PS:完结撒花,哈哈,原谅我盗用的歌词,和已崩的人设。

  

  

  


【爵迹临界天下同人文】

 不能说的秘密-吉美篇

飘落后才发现,这幸福的碎片让我怎么捡


 蓁蓁的再次出现可谓是又一次的刷新了在场人员的三观啊。一个粗矿的汉子一脸的桃花妆是什么情况?粉面桃花妆是现下贵族们最流行的状容,我们的蓁蓁一张大饼脸涂满了细粉白的渗人,脸颊涂上红红胭脂,两道蚯蚓一样的鸳鸯眉在配上兰花状的花钿,这还不算完。嘴边的两点面靥,两片薄唇被涂成了血盆大口。松垮的坠马髻斜插着一朵粉色芙蓉花,金色的步摇随着肢体摆动叮当作响。整张脸就像是涂满了油彩的劣质娃娃一样,橘红色齐胸裙在配水绿色披帛这是什么神仙搭配!更可怕的是像鬼一样飘到吉美的身后,幽怨的说“走也不打声招呼,一个复制品而已,至于吗?哦,对了,月匙给你。”说罢,一个蓝色灵器安静的躺在蓁蓁的掌心。

  吉美看着月匙,淡淡的说“算了,你留着吧。”

  “给我了,真的,呵呵,就知道阿吉哥哥最疼我了!”

  有点忘形的蓁蓁“扑到吉美怀里就是一顿撒娇,那脸上的妆一半都蹭到吉美的身上,特别是那大红唇,我去,都快咧到耳后了,让人看了惊悚又滑稽。不顾周围人惊吓过度的吉美,温柔的抚摸着蓁蓁的头发。

  “你啊,多大了,还是小孩子心性。我不可能一直都在你身边,以后不许再这样穿了,我们蓁蓁这么漂亮,万一被歹人觊觎上,就不好了,会吃亏的。”

 众人集体内心咆哮着“吉美王爵的眼睛是什么时候瞎的,难道是在地狱里待的太久审美出现问题了?这样简直就是凝腥洞穴里爬出来的怪物吧,哪里能和漂亮沾边,更别说被人觊觎上。莫非吉美王爵他好这口,呃。 然而更恐怖的事情还在后面。

  吉美那双如星辰大海一般剔透的淡金色双眼满是爱怜的望着蓁蓁,轻轻的磕上双眼深情的吻了蓁蓁的额头。

  我们……究竟看……到了什么啊!造孽啊!会不会被吉美王爵灭口呢?众人浮想联翩。

  蓁蓁习惯性的往吉美怀里蹭了蹭,双手不老实的绞着吉美的长发犹豫的说“吉美哥哥,我们久别重逢,送你一个礼物,我想……,嗯……也许你会喜欢。对,你一定会喜欢。”从怀里掏出一个红色银纹的布袋递给了吉美,“打开看看。”

  吉美没有先急着打开布袋,只是深深的看着蓁蓁,蓁蓁下意识的躲避目光,那眼神像极了一个做错事的孩子一般。吉美好像猜到了什么却又不太确定,小心翼翼的打开了袋子。一把银色镂空的扇子出现在眼前,银色的扇子在灯光下闪着柔和的光晕,复杂多变的花纹,透着古朴。深紫色的长生结中间镶嵌着一颗蓝紫色的宝石,莹莹紫光煞是好看。下坠同色的珞子不时闪着银光,细瞧着中间有几缕银色的丝线缠绕其中。

  “戦魂!”

  从银尘成为吉美的使徒开始,从未见过如此失态的吉美,他的王爵一直都是尊贵的如神祗一般,或者是在雾隐绿岛,捉弄格兰仕的时候那那孩子一般的笑。可是现在的王爵呢?手中紧握着如珍宝一般的扇子,泛白的指尖颤抖着像是在压抑着什么。

  片刻间吉美突然抓住了蓁蓁的肩膀,急吼吼的逼问。

  “你从哪里得到了,你都看到什么了?不可能的,王爵明明已经支走我和漆拉,怎么会单独留下你?你说话啊!告诉我好不好,蓁蓁我……求求你告诉我。”

 面对这样失态色吉美,蓁蓁面无表情的望着,眉头紧皱,许是掐疼了又或者想起了什么,两行泪顺着眼角滑落,冲刷了沿路粉妆,徒留两道刺目的沟壑。

  “嗬,看来...我今天的麻辣兔头算是吃不上了。”

  “无论你杀我多少次,我都不会在意。但是,你不可以动我的使徒,唯他不可以!”

  “小吉啊,我要离开你了呢,惊不惊喜啊,我想你一定很开心吧!呵呵,从此在无人捉弄你了。”

  “小吉,希望这个礼物...你会喜欢,要好好的活下去啊!”

  蓁蓁并不打算把这些告诉吉美,她觉得有些事,一个人痛总好过两个人一起疼。蓁蓁伸出手拂去了吉美眼角的泪。认认真真的说“我也是后来在水潭里发现的它,当时什么情况我也不清楚。在这件事上,我没有必要骗你。”

  “那...那王爵他还活着是吧?”

  吉美的话带着小心翼翼带着祈求又带着希望,他迫切的想要得到证实。

  “不,吉美哥哥,你的王爵已经死了,他再也不会回来了。”蓁蓁的话彻底将吉美的希望击的粉碎。

  “既然你已经摆脱了精神浸染,记起了一切。你又是主人的大天使,那么戦魂……理应由你继承。”蓁蓁自动忽略了吉美渐渐绝望的表情,依旧平静的说着。

  听完蓁蓁话的吉美,并没有之前的过激行为,淡淡的笑了笑,似是又回到了水源一度王爵该有的姿态,高贵优雅从容不迫。站在庭院里的看着高悬的圆月,侧头轻笑,指腹摩擦着折扇。“这么多年没练了,不知道还”

  “我相信有些东西是刻在骨子里的,不是吗?是啊好多年了,都没有看吉美哥哥扇舞了,而且...这还有几坛好酒,来嘛~吉美哥哥~”鬼一样的蓁蓁又开始撒娇了。

  “好”

  戦魂温润熟悉触感加上蓁蓁的琴声,吉美觉得仿佛回到了好多年前的雾隐绿岛……

  

  

  PS:蓁蓁是附身在格兰仕身里的饕餮。


【爵迹临界天下同人文】

 不能说的秘密-吉美篇

拼命想挽回的从前,在我脸上依旧清晰可见(下)

  

吉美极其宠溺的刮了一下蓁蓁的鼻子。“我可从来都不知道你还有这爱好。”

  “你不知道的多了,没想到吧!我一直都在你身边。”

  “真的没想到……”回头冲着惊掉下巴的小姐妹,微笑着说“不好意思,刚才蓁蓁吓到你们了,我替她道歉。”

  “喂,我哪有吓人,是格兰仕他自愿的与我何干,懒得跟你解释。”披头散发,混合着血污的一脸络腮胡子在配合上那甜美的嗓音。想不吓人都难!被忽视的惊吓小姐妹心中默默地吐槽顺着墙往银尘的房间挪。

  待人走远后,蓁蓁拽着吉美的衣袖,低着头哽咽的说“阿吉哥哥,这些年你受苦了,不过你是怎么摆脱精神浸染的?”蓁蓁一双湿漉漉的大眼睛浸满了哀伤,咬着唇望向吉美。恍惚间吉美仿佛又看到了那个,任性,爱美,刻薄但又傻傻的蓁蓁。习惯性的抬起手一下下的摸着蓁蓁的头发。“帕伊斯的黄金瞳孔”。许是很久没有见过吉美了,那温柔的语调,熟悉的眉眼和宽厚的手掌,一切都是那么令人怀念。如果主人还在,是不是还如从前那般,每天都鸡飞狗跳,吵吵嚷嚷,炸毛的吉美、单纯的漆拉还有……还有极度自恋的主人。可是没有如果了啊……。还沉浸在回忆里的蓁蓁没有发现吉美已经走远,待反应过来时,吉美已不在庭院了。

  吉美刚进屋就看见,麒零抱着银尘诉说着对他的思念,那表情委屈极了,开始抽抽搭搭的哭诉,后来干脆嚎啕大哭。在吉美的这个角度看麒零都快把银尘的手捏断了。银尘温柔的抚摸麒零的背,满眼的宠溺,“麒零,对不起,让你难过了,从今以后我会一直陪在你身边。我在这,麒零,不会再离开了。相信我。”麒零哭的更凶。旁边的莲泉神音一脸的无奈。

  “银尘,身为王爵的我没能保护好你,反倒让你为了我失了性命,这是我的错,以后绝不会再有这种事发生了。”吉美依旧温柔的说着。

  银尘这才注意到他的王爵,他心中的神,就站在自己面前冲自己微笑。

“不是的,是我的错,王爵,我来的太晚了,我应该早一点去救你的,我...咳咳...咳咳”

  “银尘,银尘你没事吧!吉美王爵你快过了看看银尘怎么了。”

  “麒零,我没有事,真的,不用麻烦王爵。”

  吉美检查了银尘的身体,已经没有什么大碍了,只是灵力缺失严重,要慢慢调理。又给银尘输了灵力,这才对银尘说“好好休息,我已经在四周不下结界,不会有人打扰的。”

  “王爵,我”

  “我明白,银尘,听话”

  

  


【爵迹临界天下同人文】

 

  不能说的秘密-吉美篇

拼命想挽回的从前,在我脸上依旧清晰可见(上)


  图尔遗迹依旧是那样黄沙漫天,到处都流露着死亡的气息。残垣断壁,白骨森森。麒零觉得每次来这里都不会有好事发生。寻着记忆中的路线很快便来到了白色地狱入口。

  好久没有尝过人血的死灵们发现了他,争先恐后朝麒零扑去。麒零忙唤出风津应战,大概因为P太过紧张了,手心出了一层薄汗,险些将风津甩出去。退出战圈外的麒零定了定神,这毕竟是他在晋升七度王爵后第一次独自战斗,望着漆黑的洞口,他的王爵,就在那里。“银尘,等我”麒零说着便冲向了入口。无奈死灵太多,前赴后继的一付不把麒零撕碎就不罢休的样子。“该死,这么多根本打不完啊,在继续耗下去不是办法。据说吉美王爵的四象极限非常厉害不如试试看”回忆银尘的动作试了好几次都不得其法,眼看越聚越多的死灵,麒零只能孤注一掷。转瞬间死灵淹没了麒零,空气中弥漫着浓浓的血腥味,更多的死灵受到血腥味的吸引一层一层的围了过来。七彩的光束一道道的从龟裂的死灵身体射出,也只是一瞬间四周的死灵均化为齑粉。一身是血的麒零喘着气,看了看双手金色的回路散发着耀眼的光芒。顺手擦掉嘴边的血迹,【一起上吧,怪物们。】麒零眼中的杀气竟吓退了一批想要吞掉麒零的死灵,就在死灵准备发动第二次攻击的时候,突然狂风袭来,一声怒吼随着山摇地动而来,震得麒零两耳嗡嗡作响。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麒零身前。“格…格…格兰仕!你不是已经死了吗?怎么会在这里啊?”望着黑暗形态的格兰仕麒零一脑袋的问号。然而【格兰仕】并没有回答麒零的问题而是冲到死灵跟前一阵的厮杀。麒零好像明白了什么“谢谢你,格兰仕”说罢便朝入口跑去。

  像迷宫一样的回廊把麒零绕的晕头转向,渐渐的麒零开始焦躁起来。这时候祭坛上的银尘缓缓的睁开眼睛,那双原本如星辰大海般的眼眸此刻却弥漫着哀伤。“麒零,你怎么会到这里,太危险了,不行,赶紧回去啊!麒零还记我说的话吗?我只要你活着。我怎样都可以,我只求你平安。为什么不听话啊,你快走啊!”太过虚弱的银尘没有力气再说下去。此时的一直困在迷宫回廊里的麒零突然感到爵印一阵炙热,温暖的气息一点一点的将麒零包围,“银尘,是银尘,王爵我感觉到你了,太好了,银-尘”像孩子一样蹲在地上掩面大哭了起来。要不是雪刺的提醒,估计麒零还沉浸在王爵失而复得喜悦中难以自拔。顺着银尘的气息终于走出了回廊,一路狂奔的麒零在祭台前停下了脚步。他的王爵银尘就在那里,像睡着了一样安静的躺在那里。麒零颤抖的走到银尘身边,伸手摸了摸银尘的脸,一把将银尘紧紧抱在怀里,由于太过激动身体还在不停的颤抖。差点没被自己使徒勒死的银尘艰难的睁开了双眼,映入眼帘的是一张消瘦的满眼是泪的脸,他的小使徒一抽一抽的望着他,又是哭又是笑的滑稽至极。可是那一身刺目的血红和正往外渗血的伤口。竟让银尘心痛到无法呼吸,他伸出手轻抚在伤口上,想用仅剩的一点灵力为麒零治疗伤口。麒零抓住了银尘的手放在自己脸颊上闭着眼感受着王爵独有的气息。一时相顾无言。“我说,这都什么时候了你俩还在你侬我侬的,真是醉了”软糯甜美的声音打断了师徒二人的小世界。“格兰仕怎么,你的声音……”麒零最先反应过来,一脸的懵逼,银尘更是惊的说不出话来。“这事回头再说,麒零,月匙在你身上吧”

  “啊?月匙是什么?”

  “蠢货,蓝色的灵器”

  “啊?有有有,是这个吗?吉美王爵给我的……”将一个蓝色的圆形灵器递给了【格兰仕】不知怎的,格兰仕的脸在配上这软糯甜美的声音这诡异的画风,竟然毫无违和感。手里拿着灵器的格兰仕望着破门而入的死灵。微微一笑“拜拜了,各位”说话间,三人已经回到了银尘的家。“愣着干嘛,还不快带你王爵回屋”反应过来的麒零风一样的抱着昏睡的银尘奔向房间。【格兰仕】像在自己家一样坐在桌前给自己煮了杯茶。

  收到麒零讯息的莲泉和神音匆匆赶来,看到一张满是络腮胡子混着血迹的脸,正翘着兰花指,优雅的品茶,回头露出了自认为,完美的微笑。看的莲泉和神音头发都竖起来了,更可怕的是那软糯的嗓音“他们在银尘的房间,去吧”“啊~”尖叫声划破夜空响彻云霄。突然【格兰仕】扔掉茶杯飞扑到来人怀中,

  “许久不见了,吉美哥哥。”


【爵迹临界天下同人】

不能说的秘密-吉美篇

也许命运的签只让我们相遇

麒零正坐在苍雪之牙上去往雾隐绿岛,不久前还在四处寻找银尘的时候收到了吉美的传讯,已经找到复活银尘办法了,让麒零三日后到雾隐绿岛详谈。

雾隐绿岛坐落于玄苍大陆的最南端,这里一年四季气候温暖如春,岛上布满了许多参天大树,相互缠绕的藤蔓浓郁低垂着无风自荡。好似在欢迎远方的客人又好似给予久违归家的人一个温暖的拥抱。由于气候加上参天的古树使得岛上终年雾气环绕,好似仙境如梦似幻。

这使得麒零想起了他第一次随银尘来到这座岛的情景,给他设下三道结界送他魂器的银尘、张开双臂挡在黑暗形态格兰仕面前的银尘、明知灵力耗尽依然站在幽冥对面保护自己银尘。想着想着便泪如雨下,麒零暗自发誓,我一定会让自己变得足够强大。银尘,这一次换我来保护你,我绝不允许你在受到一点点的伤害,再也不会放开你的手。哎!那是个什么啊,天呐好漂亮啊!被前面的景象打断思绪的麒零不禁感叹到,那是一棵树,对一棵树一棵黑色的树。通体漆黑如墨,藤蔓缠绕坠地,树上满是金色的树叶和不知名的绿色果实,看起来有点诡异。但周身被彩虹一般的光晕笼罩着,又有一点说不清的美。很快麒零发现了站在树下的吉美,一头金色的长发随意扎在脑后,随风而动,如绸缎一般的闪着柔和的金光。一身白色常服,银色滚边宽大的衣袖随风飘扬偏生出了几分侠气。回头对着麒零微微一笑,“你来了,麒零”,面对着如邻家哥哥一般的吉美竟一时说不出话来。在麒零的印象里吉美永远都是高贵圣洁的带着摧毁一切的霸气和高傲。但是这样的吉美真的是什么情况啊!!!手里拿着绿色果子大口的吃着,汁水顺着嘴角蜿蜒滴到衣襟上也毫不在意,冲自己挥手嘴里含糊不清的说着什么。要不是那不断散发着独有灵魂回路的灵雾,还以为有人假扮吉美呢。麒零收了苍雪之牙。站到吉美身边,说到:吉美王爵,那个是真的吗?银尘真的吗?语无伦次的麒零看起来有点激动。麒零好了,是真的银尘已经醒了只是太过虚弱所以你感觉不到他。赶了这么远的路一定渴了吧,来吃个果子,饿不饿,要不要吃点东西。吉美说着像变戏法一样拿出了好多绿色果子递给麒零。一心扑在银尘身上的麒零哪有心思吃果子。急急的抓住吉美得手,吉美任由麒零抓着,缓缓的说:白色地狱源于白银祭司,现在白银祭司已被消灭,那么地狱也就不复存在了。当然,银尘因为救我耗尽了所有的灵力现在虚弱不堪,所以你要去接他回来,你可愿意?我当然愿意了!太好了吉美王爵,有点兴奋过头的麒零抱着吉美开心的转起了圈圈。激动过后是麒零尴尬的不知所错,看着吉美王爵被自己拧皱的衣服,放手也不是不放手也不是干脆呆立在哪里,吉美看着那一副我做错事了,你惩罚我吧。可爱又委屈的麒零,笑了笑,伸手在麒零的头上轻弹一下。继续笑着说:地狱是消失了,但是外面的死灵还没消失他们的灵力异常强大,你要去可谓九死一生,可还愿意?麒零坚定的说着:愿意,我愿为银尘做任何事,只要能救出银尘,我愿意付出我的一切包括生命!包括生命吗?吉美轻轻的呢喃着,悲伤从吉美的眼中一闪而过。那么去吧,去找你的王爵吧。还有这个棋子你拿好,只要注入灵力心中默念要去的地方就能瞬间到达,去吧我的孩子,你的王爵在召唤!此时站在图而遗迹中的麒零一脸的懵,刚才发生了什么?

风吹起了地上的落叶也吹走了吉美那一句及不可闻的轻叹,灵均……